埃斯帕恩斯角海战 埃斯帕恩斯角海战双方兵力如何?都有着哪些武器装备

Nayardi

分享人:Nayardi

2018-09-14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日美两国海军为了争夺瓜达尔卡纳尔岛于1942年8月发生两次规模较大的海战后,一时都不想正面交锋,在向岛上输送增援部队和作战物资时都力图避开对方舰队,由于美军掌握了战场上的制空权,日军于昼间不敢轻易进入瓜达尔卡纳尔岛附近水域,主要是利用夜间以偷渡方式进行增援。自8月下旬至10月初,日方采用这种方法已向瓜达尔卡纳尔岛前送地面部队1万余人。进入10月的第2周,日军又组织这样一支护航运输队,由“日进”号、“千岁”号2艘水上飞机母舰载运榴弹炮4门、牵引车4辆、野炮2门、弹药车14辆、高炮1门、固定式电台设备1套、官兵280人;由“白云”号、“丛云”号、“朝云”号、“绫”号4艘驱逐舰载运大批兵员和给养;由“秋月”号、“夏云”号2艘驱逐舰担任护卫(“夏云”号上搭载38名陆军人员),于10月11日6时从肖特兰岛启航,经所罗门群岛的“槽海”,直趋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塔萨法隆格。为了保障航渡的安全,日军派第6巡洋舰战队出海进行支援。

  美海上兵力在8、9两月中也受到较大损失,日潜艇部队在所罗门群岛和圣埃斯皮里图岛之间频繁活动,美方向瓜达尔卡纳尔岛进行增援和补给遇到困难,范德格里夫特部队常在夜间遭受日舰艇部队的炮击,供应情况明显恶化,官兵情绪日益不安。为了扭转这种被动局面,美南太平洋部队也于这时组织一支增援编队。这支编队辖有2艘运输船,以8艘驱逐舰护航,载运3000余名官兵及大量军需物资,于10月9日从努美阿启航,向瓜达尔卡纳尔岛的隆格湾开进。为了对其提供支援,同时还有以下3支编队出动:(1)以“大黄蜂”号为主的航母特混编队,在瓜达尔卡纳尔岛西南180海里水域担任空中警戒;(2)以“华盛顿”号为主的战列舰特混编队,在马莱塔岛以东约50海里水域担任海上警戒;(3)以巡洋舰为主的第64特混编队,在瓜达尔卡纳尔岛西北海域游弋,除掩护己方的增援编队外,还须伺机阻止对方的增援。日美两军的增援都未受到阻拦而胜利完成了任务,可双方的支援兵力——日第6巡洋舰战队混和美第64特编队却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埃斯帕恩斯角附近遭遇,发生一场激战。

image.png

  日护航运输队约于11日8时30分被美侦察机发现,此后日战斗机便自10时开始在上空进行掩护。但是美机由于忙于保护亨德森机场(当时日机正大力攻击该机场)而未发动攻击。由于对已发现的日编队未能予以空袭,美军指挥部则派遣正在瓜达尔卡纳尔岛西南游弋的第64特混编队进行截击。该编队辖有巡洋舰4艘、驱逐舰5艘,由斯科特海军少将指挥。斯科特接此命令后,立即向指定水域急进。

  日第6战队于同日12时从肖特兰岛出航,为了免受空袭,准备日没后进入亨德森机场的200海里范围内。16时30分(当天东京时间16时26分日没)进至瓜达尔卡纳尔岛310度方位、200海里水域时,据侦察机通报尚未发现任何敌情,第6战队便增至30节航速,直趋瓜达尔卡纳尔岛。其队形是:3艘巡洋舰按“青叶”号、“古鹰”号、“衣笠”号的顺序列成单纵队,各舰之间的距离为1200米,“初雪”号、“吹雪”号2艘驱逐舰分别在“青叶”号的左、右前方,担任航行警戒。在航进途中不时遇到雷雨,能见度颇低。20时20分,接到护航运输队安抵锚地的电报;10分钟后,又收到瓜达尔卡纳尔岛守备部队发出的“天气将晴”的电报,第6战队司令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决定乘机对岛上机场实施炮击,并准备经由萨沃岛南水道进入“铁底湾”。

  美第64特混编队这时已经进到五藤战队的右前方,其队形为单纵队:“法伦荷尔特”号、“邓肯”号、“拉菲”号8艘驱逐舰在前,“旧金山”号、“波伊斯”号、“盐湖城”号、“海伦娜”号4艘巡洋舰居中,“布坎南”号、“麦克拉”号2艘驱逐舰在后。各巡洋舰之间的距离为600码,各驱逐舰之间的距离为500码,巡洋舰和驱逐舰之间的距离为700码。斯科特命令4艘巡洋舰派出飞机进行侦察。“盐湖城”号的飞机在起飞作业中着火焚毁,“海伦娜”号因怕飞机在炮战中起火,未接到上述命令之前已将飞机抛入海中,仅“旧金山”号和“波伊斯”号各派出一架飞机。这时,日美两个编队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盐湖城”号飞机燃烧的火光已被日舰发现,但它以为是岸上日军发出的信号。双方继续前进片刻后,相距仅数海里,却都未发现对方。斯科特为了封锁萨沃岛和埃斯帕恩斯角之间的水道,命令各舰由左向后鱼贯转向。刚一掉过头来,就发现在其右前方出现几艘军舰,然而斯科特却不敢下令开炮。因为前行的3艘驱逐舰转向时所使用的舵角略小,被甩到旋回圈之外,正从几艘巡洋舰的右侧追赶上来,斯科特一时无法辨清敌我。但是,“海伦娜”号却看得清清楚楚,因为该舰装有SG型新式雷达,在日舰接近到2.7万米距离时已经发现目标,一直进行跟踪。当这群日舰接近到5000米时,“海伦娜”号舰长用报话机要求斯科特准予开炮。由于所用暗语含有歧义,受话人不能确定发话人的真意,反复询问拖延数分钟后,“海伦娜”号才开始射击,其他军舰也随之开火。

image.png

  在此稍前,日旗舰“青叶”号的瞭望哨忽报发现目标,五藤司令官一时无法判断敌友,则令各就各位,准备战斗,同时命令右后转弯,准备发出识别信号。正在这时,对方突然打开探照灯,并以猛烈炮火集中轰击“青叶”号。这艘日舰刚开始发出“我是青叶……”的灯光信号,舰桥就被击中1弹,五藤司令官以下多人非死即伤,通信设备也被炸毁,舰内外的联络中断。“青叶”号掉头迅速后撤。接着,它的2号和3号炮塔均中弹失去作用,仅1号炮塔尚能勉强射击。“青叶”号一面施放烟幕,一面进行规避运动,向西北驶去。

  第2艘日舰“古鹰”号、在“青叶”号后面1500米处跟进。“青叶”号施放烟幕逃遁时,“古鹰”号受到美舰炮的集中射击,鱼雷发射管中弹毁损,主炮发射30余发炮弹后也被击毁。它的中甲板烈火熊熊,成为美舰炮火集中射击的目标,仅水线以上就有90来个弹痕,水线以下还中弹多发,大量进水,12日凌晨沉没于萨沃岛310度方位22海里处。

  第3艘日舰“衣笠”号见对方开火,立即左后转弯,未受炮火轰击。它采用同航向与敌交战,进行20多分钟的火炮鱼雷攻击。日舰“吹雪”号在“青叶”号右前方行进,离美舰最近,随“青叶”号转向时受到的攻击也最甚。“初雪”号与美舰遭遇后,立即向左转舵,随“衣笠”号与敌交战,仅受轻伤。

  日战队转向时,美舰本可对接近转向点的几艘日舰逐次集中射击,使其处于几乎不能还击的境地。可是,由于不明敌我,斯科特竟在此关键时刻下令停止射击,未能充分利用有利时机,停止射击后,斯科特依然弄不清孰敌孰友,则以报话机与前行3艘驱逐舰的指挥官托宾海军上校反复对话,仍未解决疑虑。斯科特只好命令托宾指挥的3艘驱逐舰都打开识别灯。这3艘军舰闪出绿、绿、白三色灯光后,斯科特才放心,命令恢复射击。在耽搁的这几分钟内,几艘日舰已大体转向完毕。

image.png

  美舰恢复射击后,各自选定目标。其中“邓肯”号看清“古鹰”号是日舰,即前往攻击。“古鹰”号急向右转,以拉大距离,“邓肯”号满舵左转追击,并对其发射鱼雷和开炮射击后,又把火力转向日驱逐舰“初雪”号。这时,“邓肯”号被夹在日美军舰之间,遭到双方射击,后来虽然打开了识别灯,但已丧失战斗能力,锅炉舱中弹破损,便向东北退去,于次日10时在萨沃岛北面6海里处沉没。与此同时,美舰“法伦荷尔特”号也被已方炮火击伤。

  美巡洋舰“旧金山”号听到斯科特恢复射击的命令时,见北方有1军舰,相距千余米,航向与己舰平行。还未弄清敌我时,只见对方发出红、白两色灯光信号。这是日驱逐舰“吹雪”号,它见对方不答,立即向右转舵,以便脱离接触。美编队前行舰“旧金山”号对着该舰打开探照灯,其他美舰一齐开炮。这艘日舰刹那间中弹多发,当夜沉没。斯科特见其余日舰向西北急驰,便率队右转,与日舰平行航进,以便发扬舰炮火力。5分钟后,他又命令各舰停止射击,并打开识别灯,以便把自己的队伍加以整理之后再继续战斗。除已受创的“邓肯”号和“法伦荷尔特”号未到外,其他各舰列成单纵队后,开始向西北追击。这时,美舰“波伊斯”号通过雷达发现右后方有艘日舰,则用探照灯照射,开炮轰击,同时也暴露了己舰的位置。那艘日舰立即还击,“波伊斯”号被击中炮弹数发。在后面跟进的“盐湖城”号急向右转,插到相互对射的美日两舰之间,以炮火压制日舰,使“波伊斯”号脱离险境。日“衣笠”号从7000余米以外对美舰射击,美编队旗舰“旧金山”号用雷达引导,向日舰以密集炮火还击,双方皆有损伤。

  日舰向西北撤退,美舰开始追击。在此之前,美编队由于规避日舰发射的鱼雷,队形已乱。斯科特唯恐后面的美舰将其旗舰误为日舰,遂再次命令停止射击,第3次通知各舰开识别灯。待其整理好队形后,日舰已无踪影。次日晨,美方从亨德森机场派出飞机轰炸了正在撤退的3艘日舰,但未击中。“青叶”号、“衣笠”号和“初雪”号于12日上午返回肖特兰岛。斯科特编队在圣埃斯皮里图岛岸基航空兵的掩护下,向南撤离。

image.png

  日海军一向以擅长夜战而自豪,但在埃斯帕恩斯角海战中,竟被击沉巡洋舰、驱逐舰各1艘,被击伤巡洋舰2艘,参战的5艘军舰中仅1艘无恙。此战失利,与其轻敌麻痹大有关系。日腊包尔基地未组织系统搜索,参战部队也不进行临战侦察,以为对方不敢同它进行夜战,入夜后在瓜达尔卡纳尔岛附近不会受到阻击。结果,突然与敌遭遇,措手不及,被动挨打。美舰艇部队的夜战本领,虽比萨沃岛海战时已有明显提高,此战告捷,一雪前耻,但仍存在严重不足,例如,正当各舰奋勇击敌时,突然下令停止射击,有挫官兵锐气,丧失了最佳战机。第2次下达停射命令,使日舰得到反击机会,增大了美方损伤。在这短暂的交战过程中,美编队竟3次打开识别灯,重整队形,显然不合实战要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finance.guanhuaju.com/a/2018/0914/819522.html

标签:埃斯帕恩斯角海战 圣克鲁斯海战 长波号驱逐舰 纳尔 瓜达尔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二战有支军队,全军500多人被俘,只是因为这个理由 后一篇:维堡海战的起因是什么?是在什么背景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