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帕恩斯角海战 埃斯帕恩斯角海战详细经过是怎样的?结果如何

燕熙

分享人:燕熙

2018-09-14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据日军指挥部估计,增援编队在海上航渡时,不会遇到美舰艇部队的截击,但对其航空部队的空袭颇为担心。因此决定:在增援编队进入美机作战半径之内的11日,昼间由岸基航空部队负责压制瓜岛机场,夜间则由第6巡洋舰战队继续执行这项任务。日本第6巡洋舰战队的核心是三艘古鹰级重巡洋舰“青叶”、“古鹰”和“衣笠”,第11驱逐舰队的“吹雪”、“初雪”号驱逐舰担任护卫。统由五藤存知海军少将指挥。他不仅精心研究了炮击的时间、地点和该使用什么炮弹、引信,还专门找了个珊瑚岛做了演习。当他于11日12时由肖特兰岛启航,以24节高速沿“槽海”(所罗门群岛两列岛屿之间的窄长海域)南进。整个日军部队中对他满怀着期待。当天日没时,鉴于己方侦察机未发任何敌情通报,敌机又大多不在夜间出击,则把航速增至30节,向瓜岛疾驰。

  日岸基飞机11日昼间对瓜岛机场的轰炸,的确起了作用,日增援编队沿“槽海”南进时虽被美方发现,但因其飞机忙于保护机场,无法脱身,只好派正在瓜岛以南巡航的第64特混编队前去截击。这支编队辖有巡洋舰4艘,驱逐舰5艘,由斯科特海军少将指挥。斯科特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队北进。为能先于日军进入瓜岛西北水域,编队航速增至29节。这一来,就形成了美、日巡洋舰编队自南北两方对进的态势。

  10月11日,日本海军第六战队沿“狭口”海峡接近瓜岛。它的核心是三艘重巡洋舰“青叶”、“古鹰”和“衣笠”。第11驱逐舰队的“吹雪”、“初雪”号驱逐舰担任护卫。全部舰队由五腾存知少将统一指挥,他不仅精心研究了炮击的时间、地点和该使用什么炮弹、引信,还专门找了个珊瑚岛做了演习。当他的舰队以24节高速南下时,整个日军部队中对他满怀着期待。

image.png

  是日21时许,美第64特混编队绕过瓜岛西海岸,向萨沃岛航进,航速减至20节。其队形为单纵队:“法伦霍尔特”号、“邓肯”号,“拉菲”号3艘驱逐舰在前,“旧金山”号,“波伊斯”号,“盐湖城”号,“海伦娜”号4艘巡洋舰居中,“布坎南”号,“麦克拉”号2艘驱逐舰在后。各巡洋舰之间的距离为600码,各驱逐舰之间的距离为500码,巡洋舰和驱逐舰之间的距离为700码。21时30分,斯科特命令4艘巡洋舰派出飞机进行侦察,“旧金山”号和“波伊斯”号遵令执行。但“盐湖城”号的飞机在起飞作业时着火焚毁;“海伦娜”号未接到命令,因怕飞机在炮战中起火而将其抛入海中。

  这时,日第6巡洋舰战队已经进至美第64特混编队西北,两军相距约50海里。日方队形是,“青叶”、“古鹰”、“衣笠”3艘巡洋舰依次列成单纵队,各舰之间距离为1200米;“初雪”,“吹雪”2艘驱逐舰,分别在“青叶”的左、右前方担任航行警戒,方位70度,距离3000米。编队航向东南(125度),航速为30节,双方距离正在迅速缩短。美”盐湖城”号水上飞机燃烧的火光,日舰已经看到,五藤以为是岸上日军或先行增援编队发出的信号,则用闪光信号回答。但因光度较小,能见度不良,美方并未看到。

  22时50分,美舰”旧金山”号的飞机报告:“发现大舰1艘、小舰2艘,在瓜岛以北,距萨沃岛约16海里。”这是日军城岛海军少将率领的增援编队,美侦察机报告的兵力虽然不对,但位置是对的。

  23时25分,装备SG型新式雷达的“海伦娜”号报告:“发现目标,方位315度,距离27700码,目标航向东南,航速约20节。”

  旗舰“旧金山”号虽然装备SC型旧式雷达,但斯科特考虑到日舰装有雷达接收机,能够收到SC型雷达发射的电波,所以未敢使用本舰的雷达,主要依靠友舰和飞机提供敌情。上述两个报告说明,在其左、右各有一个敌舰群。于是,他下令掉转航向,以期封锁萨沃岛和埃斯帕恩斯角之间的水道。斯科特以为,这样既可阻挡雷达发现的敌舰群向瓜岛接近,亦可拦截飞机发现的敌舰群自瓜岛撤离。

  “海伦娜”号雷达发现的目标就是日军的第6巡洋舰战队。这支战队此时已经进至美第64特混编队的左侧,当斯科特由左向后鱼贯转向时,两军便在暗夜中狭路相逢,突然遭遇了。

image.png

  诺曼·斯科特突然转舵回航,使五藤处于他的正横方向,美军在无意之中占了极为有利的“T”字横头阵位。尽管如此,斯科特却不敢下令开炮。因为前行的3艘驱逐舰转向时用的舵角较大,被甩到旋回圈之外,这时正从几艘巡洋舰的右侧赶来。这样,对在右侧突然出现的目标,就一时难以辨别敌我了。

  但是,“海伦娜”号由于装了SG型雷达,对敌舰群的到来看得真切,当双方接近到5000码时,舰长用报话机请求开炮。23时46分,“海伦娜”号开始射击。其他军舰,也随之开火。

  在美舰炮击前数分钟,日编队已发现左舷15度5海里外有几个舰影,以为是己方增援编队。当时大雨刚停,能见度较差,五藤决定继续前进,准备缩短距离后发出识别信号。正在这时,对方打开探照灯,并以猛烈炮火集中轰击”青叶”。当该舰连续发出“我是青叶……”的灯光信号时,舰桥中弹,多人伤亡,五藤司令官重伤,他到现在还是认为是遭到了自己人的误击,在痛骂着八嘎的的声音中死去。为了摆脱对手,重整队伍后再投入战斗,”青叶”号旗舰迅即右后转向,“古鹰”号随后跟进。

  这时,美舰本可逐次对接近转向点的日舰集中射击,而曰舰几乎不能还手。可是,斯科特看到对方没有还手,竟然也以为“海伦娜”号等舰炮击的目标是己方的驱逐舰,遂于23时47分下令停止开火。有的美舰不听科斯特的命令,仍然继续发炮。斯科特则一再重申前令,并亲自督促自己的旗舰“旧金山”号,才总算停止了射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finance.guanhuaju.com/a/2018/0914/819515.html

标签:埃斯帕恩斯角海战 圣克鲁斯海战 长波号驱逐舰 战队 对他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埃斯帕恩斯角海战后续追击情况怎么样?双方损失如何 后一篇:埃斯帕恩斯角海战起因是什么?是在什么背景下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