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武汉会战:为何最终会枪毙薛蔚英撤掉李韫珩?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5-12-29 | 阅读:

       10月28日参观宁远文庙,看了其中的本县名人展。民国时期的宁远籍名人中,出了两位中将,一位是清水桥镇阙家村的抗日名将阙汉骞,另一位是柏家坪镇坝子头村人李韫珩。阙汉骞中将在抗战中的事迹,我将另文详述,这里介绍一下李韫珩中将在抗战中做了些什么。        非常有意思的是,宁远文庙展中介绍的李韫珩简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略去了他在抗战中担任的第十六军军长及马当湖口区江防司令的职务,而且对他参加抗日战争,只有一句话的介绍,似乎执笔者不愿多谈。该简历全文如下:        李韫珩(1877-1948),字抱冰,别号有环,今柏家坪镇坝子头村人。国民党中将,抗日将领。        1904年考入湖北武汉普通学堂,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荐送保定陆军学校学习。        1912年赴陆军军部任职,不久,转保定军官学校任教。        1918(年)应永州镇守使刘建藩之请,出任参谋长。        受命之后,积极支持刘建藩脱离北洋军阀政府,拥护孙中山,在湖南最先举起护法旗帜。         刘建藩阵亡后,他统帅余部继续战斗。后广州政府将其部改为警备军,任他为司令。        1920年湘军总司令谭延闿命他为右翼,向驻守湖南的北洋军阀发起全面进攻,李韫珩作战勇敢,腿部中弹,仍坚持在前线指挥。

解密武汉会战:为何最终会枪毙薛蔚英撤掉李韫珩?

       6月11日攻克长沙,9月警备军改称第八混成旅,李韫珩被任命为旅长兼第十区司令。        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李韫珩升为十三军三十八师师长。        1927年“4.12”反革命政变后,大批革命者被杀,宁远的一批共产党员和工农骨干投奔李韫珩,李韫珩设法将他们保护下来。        193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抗日战争爆发后,李韫珩率部参加了马当战役。        后退役回乡,1948年病逝。
       这就是宁远文庙名人展中李韫珩简历的全文。他在1932年升任第十六军军长的重要任职被略去了。这样一来,说他“率部参加了马当战役”,人们会以为他是率第三十八师参加武汉会战,因为这里介绍他的最高职务,就是第十三军第三十八师师长。其实他当时所率之部,乃是第十六军。他参加马当战役后,为何退役回乡,其原因也被略去了,令人莫名其妙。其实他退役的原因,是被蒋介石委员长撤职了,而他手下的第一六七师师长薛蔚英则被蒋委员长下令枪毙了。至今还有人以为,那个山西离石人薛蔚英死得冤,是李韫珩的替罪羊,最该死的是第十六军军长李韫珩。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桩公案呢?蒋委员长为什么要在武汉会战中的马当战役之后,杀一个薛蔚英,撤一个李韫珩呢?下面我从《中国血:抗战十四年》一书中摘录一段记述马当战役的文字,各位一看便会明了其中的原委。

      马当战役

  1938年6月12日,日军波田支队占领安庆。这是日军特意从台湾调来的具有精锐师团实力的一支部队,擅长山地湖沼作战和登陆作战。他们在安庆把武汉江防外围冲开了一个缺口,拉开了武汉会战的序幕。

  22日,波田支队与日本海军第十一战队从安庆溯江西犯,进攻马当。中国空军开始连续轰炸,两岸江防炮火猛烈轰击,漂雷浮在长江上,遏止日军舰艇西进。漂雷是由小型水雷改制而成的,能在一定深度的水中浮起,随水漂游,不易发现。漂雷结构简单,造价低廉,可以在短期内大量制造。湖南人宋达和邓萃功少校发明并监制漂雷,他们的工作在武汉保卫战中发挥了作用。

  在中国军队的火力打击下,日军推进极为缓慢,三艘汽艇被岸上炮火击沉,一艘运兵的战舰触雷沉没。经过两天激战,日军仍然无法打通水上通道。波田支队无法从江上展开进攻,改派一支部队在马当以东的茅林洲和香口一带登陆,沿长江南岸向马当迂回。

  马当至湖口区要塞的指挥官李韫珩,是第十六军军长,喜欢拉拢部属,结党营私。他觉得能像蒋介石那样当个校长非常过瘾,便在驻防地开办一次为期两周的训练班,把副职军官和排长都调离岗位,召来进行训练。活动热热闹闹地搞了十几天,在战事吃紧时,还要举行结业典礼,命令上尉以上军官都来参加,会后在司令部聚餐。负责香口江防的第五十三师第三一三团,连以上的军官都去了马当镇。6月23日晚,整个马当要塞一片寂静。激战前夜,混入训练班的汉奸把这个致命的情报送给了日军。

    24日凌晨4点,日军乘小艇靠岸,从香口江边登陆,向第三一三团发起猛攻。守军主官不在,全无准备,无人指挥,阵地乱成一团,香口很快失守,随后丢失了香山。

  在马当要塞阵地,海军守备第二总队的总队长鲍长义作战经验丰富,责任心很强。他把所属的三个陆战大队部署在马当以东的长山,依托八个钢筋水泥工事进行防守。他预感到敌情严重,没有派部下的军官去参加训练班,23日接到开会通知,也没有执行,命令所部军官坚守岗位到第二天拂晓。他自己一直呆在阵地观测所,最早获悉香口失守,马上向武汉江防司令部报告,命令所部严阵以待。

  果然,日军在占领香口和香山之后,立刻向长山发起猛攻。日军步兵组成三个突击组,抬着重机枪,从太白湖口的水荡里向长山步兵阵地突击。从太白湖到江边原是一片稻田,因江水上涨,漫过圩堤,开阔的水田变成了湖荡。日军进入湖荡,半截身子陷在水里,重机枪火力不能发挥。守军阵地上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火力异常猛烈,日军纷纷中弹,在湖荡中倒下。

  日军上午组织两次突击失利,下午又发动两次进攻,都是有去无回。日军见步兵进攻要塞毫无进展,便出动十多艘军舰,向长山步兵阵地炮击。日舰做S形游弋,每一次旋向射击,就有一百多发炮弹如雨点般落在守军阵地上,摧毁了部分工事,造成伤亡,战况十分激烈。香口的日军趁势再次由湖荡向长山突击,企图凭借强大火力的掩护突破防线,仍被鲍长义的部队消灭在湖荡之中。下午6点,蒋介石和陈诚从武汉来电,对第二总队官兵传令嘉奖。

标签:日军 湖口 江防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安倍朴槿惠慰安妇问题交锋谈崩 现场或爆舌战 后一篇:平型关大捷回忆:缴获的军大衣够全师每人一件